Lilypie - First Birthday

Thursday, July 12, 2012

Japanese visitors


上个周末,家里来了两名日本背包客。坐在我右边,灰色上衣的那一个,其实是我老公整十年前到日本作学生交流,住在他名古屋(Nagoya)家时认识的。那个时候的 Sato-kun 还是个可爱的十二岁小孩。一转眼十年没见,老公说,他长这么大了... 而且,也长得蛮帅的... 嘻嘻!

他们来东南亚作背包旅行,槟城是在马来西亚的唯一一站。来大马之前他们到了河内,曼谷,在槟城呆两三天,然后飞新加坡,再回日本。老公为了报答 Sato 一家人当年的盛情款待,特意载他们在槟城到处游走 -Batu Feringgi, Penang Hill, Fort Cornwallis, First Avenue, UNESCO Heritage Site, etc.

星期六早上的我们。在升旗山 newly refurbished 的电动缆车。


本来想进去升旗山上新建的猫头鹰博物馆,但是收费有点昂贵,一人RM10,所以就作罢了。在外面拍个照留念。



他们这一次来得倒也合时,恰逢 Penang Georgetown Festival, 在乔治市旧区有很多 open house 和街头表演,让他们大开眼界。因为这一趟,我听得最多的字眼就是 “sugoi”,也就是 amazing 的意思。日本人什么都要 sugoiiiiiii 一番,无论是漂亮的风景,好吃的食物,或是好玩的事儿。


当然,来槟城游玩,也少不了吃吃喝喝的。日本人比韩国人勇于尝试新的食物,马来西亚的食物他们大多数都可以接受,就连榴莲也吃得下几颗,唯独是驰名世界的 Air Itam asam laksa,让他们却步不前,哈哈哈哈哈。来到巴刹对面的摊口一坐下来,就连平日过于有礼貌的日本人也禁不住捏一捏鼻子说,“好臭”。Asam laksa 来了,他们鼓起很大的勇气,尝了一口那躺在一碗污浊的汤水中唯一看起来比较白净的面条,然后很勉强地说了“oishii”。我和老公相视大笑,然后说了一句“hontoni?” 


日本人和韩国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日本人比较含蓄,什么想法都收在心里,满口只说一些赞赏的话。韩国人就比较直接,心里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如果给他们吃这一碗 asam laksa,不懂什么形容词都会跑出来~~  

我问那两个小伙子,日本有什么比较奇怪的食物?他们想了几分钟,说出 fugu,nato,和 unagi。

Fugu 是 blowfish,据说若厨师处理不好,吃的人就会身中剧毒。以前在韩国就会常常吃 fugu,虽然比较贵,但是教授特爱吃,常常都请我们吃。韩国的 fugu 是煮辣汤或清汤的,日本的 fugu 是 sashimi 居多。

Nato 是一种 fermented soybean,日本人用来配饭吃。Nato 是我最不能接受的日本食物,觉得它味道奇怪无比,无法下啃。

Unagi 更不用说了,很多日本寿司店里都有卖。不同的是日本的鳗鱼比较新鲜,在大马吃的通常比较腥。

还有一个奇怪的日本食物,是我一名曾经在日本公干蛮久的同事跟我说的。Raw Alaskan Crab, 我一开始听的时候一直说好吃,直到他强调说是生的,不是好象平时 buffet 里煮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