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零

大学时期任职华文学会理事的那一段时间,让我领略了一个重要的字眼 -- “归零”。提出这个我从未听见过的字眼的是当年的华文学会主席,英展。他说,身为一名领袖,“归零”就是要我们时时刻刻放下身段,从普通会员的观点出发,为普通会员的福利着想。

听了之后,深深地把我给一语惊醒。从中学时期担任学会领袖直至大学的我从未从这个观点出发。从此,每当我们在学会里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就会尝试“归零”,从普通会员或是活动筹委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国阵在 2008 年全国大选失去三分之二的霸权;我认为马华、民政党各领袖高居不下、不肯“归零”从草根选民观点出发的态度是原因之一。不知道为什么,人民的心声传达不到两党领袖那里;到底是因为他们闭起双耳,根本不肯理会;还是领袖们把奉承的话听得多了,埋没了民间呐喊的声音?

大选期间,民政党在 Kampung Jawa 路口电灯盏处挂起旗帜,上面写“投火箭,华裔力量会不见”;这是什么废话?是要恐吓华人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虚假的骗话人们听够了,顺着林冠英在韩江草场上大声说:“马华民政做不到,让我们来做!”,无论男女老少,都把两支火箭射上空了。

大选过后,马华民政都输的一败涂地,却还有姓黄名叫家泉的鸟人出来讲出令人发指的鸟话,此外还有这样的结论;真让人搞不懂,马华还要怎样才能觉醒,难道真的要被选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才能大肆觉悟吗?这根本不是黄家定一个人的错,而是全部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马华民政领袖的错! 马华民政根本就在实行着鸵鸟政策,把头埋进地下,搞不清楚状况!简单如大学生都能明白的“归零”道理,领袖们怎么不懂得呢?

人家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有人说,掉进政治这个大染缸就无法洁身而退。进了马华民政,是否也会遭环境党友洗脑至忘记了党,本来就是应该替人民服务,而人民就是老板呢?无论在朝在野,马华民政行动党都应该为华社服务,为广大的马来西亚人民服务,而不是在朝党欺压在野党,说尽废话把人民当成是笨蛋!

希望马华民政能够在这次大选过后好好反省,做好本分,不辜负全体华社对马华民政的期望。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t is the 1st time i hear also. good good... MCA those leaders still wanna fight for power, and dont wish to solve the problems.
家勤 said…
筱薇,写得真好。非常认同你的看法。

可是要让高高在上的领袖归零,难度很高,除非他们从一开始就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我也想起耶稣说的,要做最大的,就得做众人的仆人。
Anonymous said…
亲爱的筱薇,

很开心能够知道至今你还坚持着我们大学时期共享的做人处世的基本态度:归零。

马华今天所面对的问题,不是有没有人归零的问题,不是有没有人才的问题,也不是有没有好人的问题。

过去两年,我在马华工作的观察,知道马华的领袖与议员很多都是很勤劳,很诚恳和很归零的。因为马华的议员没有不这么做的本钱,因为在国家采取种族政策的当儿,假使马华议员还高高在上,将注定失去更多的民心。


马华一直以来的问题是受制于巫统种族霸权的政治结构。而巫统能够那么霸道,原因是一直以来它能够得到多数马来人的强力支持。

今天,我国的政治结构已经产生历史性的结构变化,三大种族终于开始有了共同的语言,那就是民主,公平,公正,反腐败。马来人开始拥抱这些普世价值,这是朝野政党都始料不及的。

往后的日子,国家将会往公平,公正的方向迈进,因为这会是政治力量趋于平衡,两大阵营激烈竞争的结果。这不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国家吗?

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充满期待,可是,作为一个马华党员,我深感悲痛,几夜都很难入眠,很难专心读书。这就是我现在充满矛盾的心情。

如今,马华不可再回避的问题就是:到底有没有勇气与决心,来拒绝巫统的种族与腐败政治,改变当前处处限制马华的政治结构。

必须强调的是,国阵的架构没有问题,这是我国人口结构使然。问题是国阵的治国原则。只要原则矫正,国阵就有继续存在的可能性。

因此,马华当前要做的就是:破釜沉舟,坚持巫统必须放弃种族政策,痛击腐败,然后一起合作,以维护马来西亚全民的全新面貌,从新赢得民心。这是马华的唯一出路!

而我当前继续会做的是:以归零的心态,继续专心,用功,虚心学习。

你的同学
英展
rukawa said…
english sound a bit different "back to square one", not zero ")
abeautifulmind said…
种族政治色彩的淡化,其实是大部份选民想要看到的。可是国阵仍然强调种族主义(看泉哥的说法就知道),而现在在州政府执政的火箭和回教党依旧带着一丝丝的种族情怀,仍无法摆脱种族政治的影子。

国家人口结构造成了国阵的架构,其实是英殖民政府的产物,在独立的时候为大势所趋,但现在应该被淘汰了。我们被这样的政府管制下把看法都缩小了。

我们会认为"华社对马华民政有期望",好像他们只服务华人,不用服务其他友族。那污桶也必然认为他们只需要照顾马来人,而合理化整个不健康的种族主义思维。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Hindraf要求印度人当雪州副大臣,和火箭不爽PAS当霹雳大臣。种族思维在国家五十年来根深蒂固,还需要大家的继续努力啊!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