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哆啤梨走了


我的 roommate 终于搬走了。其实早在六个月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当我们离开同住了一年的大学房间时。所以当昨天其他 housemate 在依依不舍的时候,我好像没什么特别感觉。但今天放工回来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时,却感到好像少了些什么,还是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弄湿我的被单。

她是我在大学期间认识的第二位好朋友,认识她已经超过五年,真正相处的日子,却只不过三年。记得以前在马六甲院校念 Alpha 的时候,经常看见一位胖妞可怜兮兮地站在宿舍楼梯旁,却只知道她的名字叫 Strawberry。

后来这个胖妞越变越瘦了,当然也越变越漂亮了。在 Beta year,也常常看见她在 Cyberjaya 的宿舍等男友 (情人节的时候。)但是我们还是点头之交,我那时还在想,怎么这个胖妞的男友那么好看。哈哈哈。

在大学的第二年 Gamma year,我因为上课迟到匆匆忙忙地跑进 lecture hall,看见有一对傻婆傻佬隔壁还空着一个位,就一个屁股坐了下去。从那时候开始知道原来这傻婆叫 Yip Sook Chin,SID是 1011116915,隔壁那傻佬叫 Lim Wern Shen,因为过后就要常常替他们 sign attendance!

在那一年和过后的 Delta year 当我搬去 Cyberia Townhouse 住的时候,我们三个常常一起坐Berry 的车去上课,上 lab,交 assignment,到 HB2 吃十年如一日的 nasi paprik,然后晚上去图书馆温习功课。还记得她以前那副眼镜是超厚的,好像 magnifying glass 一样,看了让人感觉头昏。虽然要跟着一个戴这么超厚的眼镜的人一起到很多人出入的图书馆念书,但是幸好有她这位读书良伴,不然我看我都不会顺利地毕业。

到了大学 Epsilon 最后一年,我们从朋友升华到同房关系,感情变得更要好了。还记得每天晚上的 pillow talk,讲我喜欢的哪一位男生,讲她男朋友的坏话,还有很多很多女生的私房秘密,然后第二天早上一起睁不开眼睛去上 8 点钟的课… 晚上没有她在我的身旁谈天谈到睡觉真的是很不习惯,还记得有一次我半夜起来对着她的空床讲梦话,结果差点把她的妹妹给吓个半死。大学最后一年最痛苦的时候也让我们一起挨过了,赶 FYP,练习 presentation,被某某孟加拉同胞骚扰,有时还看见她被以前的可恶野蛮男朋友欺负然后哭得稀里哗啦。

我们的性格天差地别,她是万人迷我是路人甲,我喜欢 Desperate Housewives 她喜欢 Hamtaro,我喜欢 The World is Flat 她喜欢 Sweet Valley High,我喜欢穿牛仔裤她喜欢穿大花裙,我喜欢链手表什么都不戴她喜欢各种可爱亮眼的首饰,我喜欢板起脸孔她喜欢笑脸迎人,我喜欢蓝色她喜欢粉红色,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上天的安排把我们变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也许是因为她喜欢的类型就像我一样吧~ (她讲我像她现任男友-Chubby) 哈哈…

做工以后,本以为就这样分离了;怎知道她跑来槟城Avago工作,再度续缘成为半年的 roommate。在这半年里面,好像很多答应了要一起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到,比如说一起去 clubbing, Pink Bar,Bed,等等…都没有去到。 连一起 shopping 的机会也似乎罕有。唉,我看她会是我最后一个 roommate,从今以后都没有人叫我起床了,起床之后没有人给我欺负了... :((

她喜欢在每次临走前抛下一句话,说身为 roommate 的我不了解她,其实,没有 communication,哪来的 understanding?难道我们这么多天来的 pillow talk对我来说还不够了解她吗?也许是她认为我了解她不够深,其实有多时候她不知道我都是默默地在祝福她。

不要再为男孩子掉泪了,希望她的现任男朋友对她疼爱有加。不要再为减肥烦恼了,健康开心才是至上。不要把心事全往肚子里吞,如果想找人听,一定找得到。不要再把自己跟别人作比较,天生我材必有用。希望她在 Cyberjaya 未来的日子一切顺利,成为大学生们心目中可爱的美女 tutor,希望她赶快毕业戴 Masters 四方帽。希望她每天继续脸带笑容,心里天天感到快乐! ^_^

士哆啤梨走了,我舍不得,因为剩下的,只还有苹果橙。

Comments

soekjunn said…
舍不得朋友的感觉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只经历过一次。那是Lip离开的时候。我也有好好地祝福她。:)
YSLim said…
知己难寻。
古越遺民 said…
那... 誰是蘋果和橙呢? ;))
Xwei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Xweing said…
They are my other 2 housemates. You never heard the Twins song 士哆啤梨苹果橙 before meh?
nYnY_behLi said…
Xweing,

Take good care yah!~ Muaks!~ I'll be back! Ngek! ^^
leonardlcy said…
Talking about friends separation. I have this peculiar habit of not contacting all my old friends in the older chapters of me life. eg: after entering sec, I don't keep in touch with my primary school friends, then when entring uni, I don't contact my sec school friends, and also for work, I dun contact my uni friends... Dunno wats wrong with me...hahah... need to do some psychological evaluation already. Maybe I have the "ditcher" genes in me.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