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pie - First Birthday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再见了,外婆

在九月十七日的早上九点半,外婆终于与世长辞了。

外婆与帕金森氏症(Parkingson's Disease)病魔战斗了十多接近二十年。我想在一群与我同辈的表弟表妹之中,我、弟弟和大表弟应该是与外婆最亲的了。其他的表弟表妹们,最大的和我相差整九岁,最小的和我相差二十三岁;他们都没有福气认识患病前那行动自如,和蔼可亲的外婆。 我们三个呢,在外婆还没患上帕金森氏症前有缘与她相识;而我的记忆中要保留的,也是那患病之前的她。

我记忆中的外婆不是我们后期见到的那位只能坐在椅子上任人喂食,或更后期的,只能无力仰卧在病床上的老人家。犹记很小的时候,爸妈会让我和弟弟在外婆家渡过长假,而他们就回怡保去工作,让外婆照顾我们两姐弟。不晓得当时的我们真的是很乖还是什么,外婆都不曾提高过嗓子来责骂我们这两个淘气鬼,最多也只是叫我们不要在沙发上乱跳或是大力关门,以免弄伤了自己。外婆还有一个很green的习惯,那就是每天早上天还未亮之前都一定会到每一个人的房间内把电风扇统统关掉,搞到我早上八点就在被窝里喊热。直到她坐轮椅了,也会指点我去把外厅的风扇和电灯关掉,不要浪费电。有时候晚上我喊热,外婆一定笑说我吃了狗肉,所以才这么臊热。傍晚,我和弟弟在家门前玩耍,外婆把攀在富贵花枝上肥大的虫子摘下然后捏死掉,非常害怕昆虫的我,当时就把大胆的外婆封为偶像。现在外婆不在了,她用心培植的富贵花也跟着凋谢了。

让我最深刻难忘的回忆大概是在我念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脚底严重脱皮,一层层的白色皮粘附在脚板上,痒痛难耐。外婆替我浸盐水洗脚,过后我就好了。每当回家前,外婆一定将装满硬币的的药罐塞给我和弟弟作零用钱,一番心思都是想为母亲减少一点金钱上的负担。

外婆下厨的手艺是一级棒的,不管是煮什么新春佳节的山珍海味或是简单的菜肴都难不到她。随手拈来的拿手菜有海参猪脚、白斩鸡、白胡椒猪肚汤、娘惹粽、薄饼、福建面、莲藕排骨汤,甚至是加了蔬菜蛋的即食面都让我们没齿难忘,记忆犹新。小的时候,弟弟最爱吃外婆煮的面粉团,常常嚷着妈妈煮得不够外婆煮的好吃。才上个月妈妈尝试煮出外婆在她小时候煮的东炎鱼汤,可惜已经煮不出那种味道了。

日子飞快地过去,工作的忙工作,读书的忙读书,我们不时还是有回外婆家,但就没有像孩童时期一般在外婆家长住。每次离开外婆家前妈妈总是叮嘱我们给外公外婆一个吻,外婆也会风雨不改的到家门前坐着,目送我们的蓝色普腾车离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婆得拿着拐杖到家门前坐着,再然后坐在轮椅上让女佣推出去坐着,到最后只能在病床上颤抖着,眼里充满不舍的看着我们离开。

我想,当一个人死去时,其他人必然会对她的离去有着不同的诠释。对于外婆,身为子孙的对她最大的遗憾应该是无法尽孝吧。外婆一生为家庭劳劳碌碌,煮出香喷喷的菜肴要先给外公孩子们吃,过后才吃剩下的。到孩子长大了,也没有能力买好吃的孝敬她。到有能力了,外婆也生病了,也没有这样的口福享用了。

而我的遗憾是,她已经等不到我结婚的日子了。但是我幸福,她应该是知道的。我很侥幸上个星期还来得及和 Leonard 一同下去莎亚南小叔的家探望她;那时候印尼女佣正用汤匙喂她吃奶,她不要吃,我说不如让我来喂,她就乖乖地将奶吃完。那时候的她,瘦得只剩下她原本体积的一半。我还记得在她刚开始患病的那几年,我帮忙在她睡床上推她翻身。那时候的她还很重,差不多好像我一样重。我还开玩笑叫她别吃这么多,减一点肥,方便我将她翻身。只是没想到当她变得很瘦很瘦连瘦小的阿姨都能够将她一把抱起时,就是她差不多要撒手人寰的时候了。

外婆离世的日子刚巧落在开斋节假期前两天,很多亲戚都拿假赶回仕林河见她最后一面,丧礼场面还算壮观。值得高兴庆幸的是,外婆早已受礼成为基督徒,我们大家也相信她已经是在一个 better place,在主的怀抱中安祥。我们步行着送外婆走最后一程,从她长眠的地方放眼望去,尽是叠叠山峦,还有她生前所爱的家乡。

写完了这一篇,算是对我个人的一个 closure 吧。外婆,请你安息吧。我期待和你日后在天堂相见!I love you and miss you forever。Goodbye。

7 comments:

Jane Kong said...

My condolence to your family.

家勤 said...

致哀

莉炜 said...

So sorry to hear that.

Xweing said...

Thanks for your concern. My family and I are ok now.

古越遺民 said...

help her plant more 富貴花 at ur house lo... let her plant accompany u always.

Xweing said...

huh.. have to 拔虫 wor.. donwan lar.. furthermore, every plant i grow sure die... no matter cactus, xmas tree or mint leave.. 富贵花 so hard to plant, i think only my grandma can plant it well... :-(

cpc said...

节哀顺便。
让我想起了我外公,虽然参加了我去年12的婚礼,却在华人新年期间突然离开了,来不及参加我哥3月的婚礼。